读中大自考班,不等于在中大读大学?
本网注:这篇文章写的情况你是否也有同遇?无论如何,读自考的心态,必须是“认认真真读书学习”,用浮躁的心态来“混文凭”是很难的。

小林和七八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,如愿到广州大学城中山大学校区读书了,没想到,中大校方不承认其学生身份。学生们这才发现,他们错把教育培训机构的3年助考班当成读大学了。欲找回当初的“招生老师”问个清楚,他们却突然凭空消失,投诉无门。
记者连日调查发现,相当多自考助学斑在招生宣传上打“擦边球”,让学生误以为在正规的全日制大学“先读后考”,最后变成名校毕业生 ,在投入高额学费和时间成本后,结果得非所愿。
 
  错把3年助学班当读大学
   小林来自黑龙江。9月初,某招生老师介绍他到中大,“在中大先读3年再考试,通过率有七八成,中大文凭基本稳拿。”听说有这样优越的条件,他们七八个同学交了一年学费l5650元。
    没想到,他们的上课地点,是中大某宾馆的会议室。任课老师也非中大的。没有学生证,没有图书证,住宿地点在校外的贝岗村,连饭卡都要多收20%的校外人员“搭伙费”。最后被告知,即便3年后自考本科通过,拿的只是某所普通高校的毕业证。
    “我们根本就不是中大的学生。”学生们大感错愕,他们意识到自己上的仅是社会机构开的助学班。随后,中山大学高等继续教育学院自考办证实,中大从2005年开始就不在校内开办全日制自考助学班.目前校外合作助学机构仅有9家,小林的助学班不在名列。
    小林就读的助学班是以广东某高校继续教育学院开设,在广东省自学考试社会助学组织登记备案。如今,该助学班负责人改口他们与中大没有合作关系,“是考生理解错了,也可能是因为上课地点靠近中大,招生老师就以这个名义跟他们讲了”。
    目前,近100多人的助学班,已有七八人退学,还有20多人正在申请,负责人只肯退50%的款项。
   
“主考院校”仅参与命题评卷
    小林当初没留意的是,招生简章上虽然有中大的校徽,但后面有“主考院校”字样。正是这四个字,让无数助学机构借名校的名义,打“擦边球”宣传。“通过了自考就是中大的毕业生。”这是小林听完宣传后的理解。实际情况是,根据现行的《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暂行条例》第十条规定,主考院校仅仅作为毕业证书上的副署机构参与命题评卷,负责实践性学习环节的考核,办理省考委交办的其他有关工作。也就是说,考生无论在何种助学机构培训,通过自考,也仅是自学考试的毕业生,颁发证书的单位是广东省自考委,考生与证书上盖章的主考院校无关。
    然而,许多助学机构的宣传单往往打“擦边球”,混淆“主考院校”与“毕业学校”概念。看起来好像与名校合作,实际这些助学班并不具备颁发专科和本科毕业证书的资质。
    小林就读的还是正规高校办的助学班,目前,市面上还有大量不具备办学资质的助学点。他们直接打着名校旗号大肆宣传招生。在网上以名校名与自考为关键词搜索,可以看到许多自称“某某大学自考办”的网站,个个都在醒目位置挂着名校校徽,乍一看还以为与这些高校有合作关系。
    伴随着“名校”光环而来的是高额的收费。小林他们每年学费15650元,三年下来光学费就要近5万元,还不包括生活开销。而个别网上的自考网站的学费最便宜也要9000元一年。艺术类专业则要12000元一年。
 记者联系中大官方认可的某助学班,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全日制课程班,学费标准为4500元一年,书杂费600元,每周末可自主选一天上课。
 
灰色利益链:拉一名学生提成两千   以“辞职”搪塞退款学生 
   “是考生们理解错了”。该助学机构负责人这句话.把问题抛回给小林们。学生们想找最初的招生老师问个究竟,对方说已经辞职了,此后手机一直关机。
    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。令人生疑的是,班上的学生由十多位招考老师招来。后者神出鬼没,不知从何处获取了学生们的手机号码,招生前多番沟通,招生后在校内消失不见。
    21岁的小庚今年暑假两个月,还在大学就读的他到某教育培训机构兼职,专门负责自考。据其透露,招生老师属于该机构的底层庄人员,负责招揽学生上课。都是社会人士来兼职,没有底薪,提成价是2000元一名学生。有人还会发展下线。
    小庚从家里要了几万元,联系某些中学购买号码,“有些人偷偷卖号码。几十万个号码大概是5万到10万元。”两个月以来,他用短信发送器大量发送招生信息,但大部分石沉大海。“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骗人。”
    两个月下来,他找到了50多位学生来上课,但还是亏本了,不得不马上收手。这行风险太大,很多自考生毅力很差,读到一半读不下去,我就收不到招生费。“行规是,学生入读一个月乃至3个月后助学机构才给招生费。而这些收手的招生老师,往往都以“辞职”来搪塞更多想退款的学生。
    他所在的正规自考机构,去年自考生的通过率,仅有十分之一,并不是所许诺的八九成。
    “自考,其实不就是自己参加考试吗?”中山大学现代化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冯增俊说,考生完全可以通过自学,不一定要参加助考班。现在社会上的名校情结很重,这些助学辅导机构的学生年龄也不大,缺乏杜会经验,因此一听到这些机构的宣传就相信了,根本想不到有问题。
 要加强相关政策信息的宣传,适时打击无证非法经营助学辅导点。
    
广告位,如需要广告服务,请联系我们
网友评论

公众号

本网公众号,欢迎关注

广州自考网_广东广州自考网为您公布自考报名时间_美术自考专业等广美自学考试信息
扫一扫投稿哦

其它投稿方式可邮箱附件

Copyright © 2008 广州自考网 ( www.art2000.com.cn )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:粤ICP备14020082号